昨天(12月26日),为纪念著名教育家、儿童心理学家、儿童教育专家、现代儿童教育奠基人陈鹤琴先生808天观察记录的“婴儿传记”100周年,由南京师范大学、江苏第二师范学院、江苏省“活教育”思想研究所联合主办、南京市鼓楼幼儿园承办的《纪念中国首例儿童活动个案研究100周年研讨会》隆重召开,陈鹤琴的家人也参与了此次研讨会。

中国首部“婴儿传记”诞生百年 幼教专家学者齐聚研讨陈鹤琴教育思想

  研讨会秉承陈鹤琴的科学研究精神,以“精密观察”为主旨,着力于新时代幼儿教师专业发展,让观察成为解读儿童、理解儿童、助推儿童发展的密钥,让每个孩子都能活泼成长。幼教同行一同分享陈鹤琴教育思想的精神大餐,一起学习观察儿童、了解儿童的科学策略与方法,努力坚持学前教育的民族自信、文化自信、道路自信,守牢“活教育”的文化根基。

  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虞永平教授在研讨会上作专题报告《理解儿童的心灵世界》,报告回溯了陈鹤琴先生将心理学作为学术起点,采用“实地考察”、“实地实验”,进行个别化、临床性的观察和研究的科学实验历程,强调观察儿童、记录儿童、分析儿童是每一位幼儿教师的基本职责。

中国首部“婴儿传记”诞生百年 幼教专家学者齐聚研讨陈鹤琴教育思想

  “一百年前陈鹤琴先生对自己大儿子的观察记录,开启了中国人以中国儿童为对象开展儿童心理研究的先河。” 虞永平说,对儿童的教育,一定要建立在对儿童的理解之上,要从儿童的身心发展特点出发,使用适宜的教育方式,“陈鹤琴先生提出的这些理念到今天都不为过时,这也要求我们所有幼儿园老师首先要是一个儿童的观察者”。

  省特级教师、南京市鼓楼幼儿园园长崔利玲围绕研讨会的主旨,带领与会专家和幼教同行感受“活教育”思想在鼓楼幼儿园百年坚守中焕发的勃勃生机。“陈鹤琴先生是我们鼓楼幼儿园的第一任园长,他观察儿童、研究儿童的精神在我们幼儿园得到了很好的传承。” 崔利玲告诉记者,鼓楼幼儿园对儿童的观察研究也曾走过“弯路”,例如过于讲究格式化,时间、地点、场景、分析、措施……如此繁复的形式,更适合事后总结而非现场记录,现在,每一位鼓幼老师的围裙上都有一个口袋,里面有三件宝贝:笔、便签本和手机,可以随时随地观察记录儿童。

中国首部“婴儿传记”诞生百年 幼教专家学者齐聚研讨陈鹤琴教育思想

  陈鹤琴的小女儿陈秀兰带着自己的儿女参加了本次研讨会,陈秀兰告诉记者,父亲一生的理想就是办中国人自己的幼儿园,办适合中国国情的儿童教育,“看到现在的鼓楼幼儿园发展得这么好,我们都非常高兴”。

中国首部“婴儿传记”诞生百年 幼教专家学者齐聚研讨陈鹤琴教育思想

  图:陈鹤琴的小女儿陈秀兰向鼓楼幼儿园赠送纪念陈鹤琴的画册《我爱儿童,儿童也爱我》

  “大麦田”麦穗行动项目组、南京市鼓楼区第二幼教发展共同体、南京市课程第三共同体、江北新区教办园等研究团体参加了本次会议。

  【新闻链接】

  陈鹤琴与他的“婴儿传记”

  1920年12月26日凌晨,29岁的年轻教授陈鹤琴初为人父,他为儿子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——一鸣,出生后2秒小一鸣就开始大哭,前后不间断地持续了10分钟,随后间接地哭,直到45分钟后哭声才停止,可能是哭累了,在连续打了6次呵欠后小一鸣渐渐睡着了。10个小时后,这个新生的男孩流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泡尿……望着襁褓中的婴孩,初为人父的陈鹤琴来不及兴奋,他拿着照相机,镜头对着已经熟睡的婴儿连连拍照,然后用钢笔在本子上记录下婴儿从出生那一刻起的每一个反应。

中国首部“婴儿传记”诞生百年 幼教专家学者齐聚研讨陈鹤琴教育思想